笔趣阁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的昨日恋歌 > 479 一屋子的爹妈

479 一屋子的爹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来、来龙去脉?
  
  一头雾水?
  
  此时的苏墨比任何时候都要心慌,江母的这一连串暗示是不是意味着他们已经知道了月绫怀上绫宝的事情?
  
  也对……平时的月绫这么心思单纯,之前和自己在一起相处的事情很快就被妈妈看透了心思,尽管这些年月绫归家的次数少了许多,但是之前一整个星期,月绫也都是在家里和父母相处,谁知道她怀孕的事情会不会被家里人发现……
  
  但是苏墨转念一想,如果月绫妈妈真的因为月绫怀上了自己的宝宝而生气,那苏墨现在还有活着举办婚礼的机会吗?
  
  因此,要么月绫妈妈已经知道月绫怀了宝宝的事情,要和苏墨谈条件;要么她压根就不知道这件事,或者说没有准确的信息,只是在试探苏墨。
  
  尽管月绫家有着深不见底的财富,但现在的苏墨怎么说也是个小有名气的互联网新贵,逐利商场,也见识了不少的世面,是不会那么容易将自己的底牌全部暴露在阳光之下的。
  
  “我们先去楼下好好聊一下吧,这里会打扰其它病人休息。”
  
  “嗯,好。”
  
  苏墨领着江氏夫妇一起下了楼,和看上去凶神恶煞的月绫爸爸站在一起,苏墨多少有点脊背发凉,不过江母也有在询问苏墨关于婚礼的后续处理方式,苏墨也都如实答了。
  
  “原来如此……真是难为你和依梨了。”
  
  “没关系……月绫是我和依梨最好的朋友,我们的婚礼虽然很重要,但也绝对不能辜负了她。”
  
  “不能……辜负……是这样吗?”
  
  苏墨见江母话里有话,顿时又岔开了话题道,“还是说说月绫的病情吧……实际上啊——”
  
  ……
  
  江月绫做了一个梦。
  
  一个,并不怎么美好,却让人感动不已的梦。
  
  醒来的时候,她的眼泪一直流个不停。
  
  而就在此时,已经醒来的夏依梨和路小柔一直在盯着她看。
  
  “你、你们在干嘛?”
  
  “你哭了。”
  
  夏依梨托着腮微笑说道。
  
  小柔轻轻擦拭着她的眼泪。
  
  “做了什么不好的梦吗?”
  
  江月绫愣了一会儿,而后点点头道,“我梦见为了不让你们为难,我独自一人带着绫宝远走高飞,在一个不知名的小城镇里把绫宝抚养长大,绫宝在外面受人欺负了,哭着回来跟我说,大家都笑话她,说她是个没爸爸疼的野种……”、
  
  “然后呢然后呢?你就这样一直哭啊?”
  
  “你们还真的听故事啊……”
  
  江月绫吸着鼻子,红着脸嘟嚷道,“然后,然后我就梦到苏墨出现了。他终于找到我了。然后我就……觉得自己受了好多年的委屈,一直抱着他哭,和绫宝一起抱着他哭,哭了好久好久,埋怨他怎么现在才找到我……”
  
  “噗啊哈哈哈哈……”
  
  夏依梨听了江月绫的哭诉后在一旁笑个不停,“你这……不是你自己主动离开的吗,后面又埋怨阿墨没有早点找到你……就是电视剧也不会演这么狗血的桥段吧!你这傲娇可傲娇得够狠啊,你……”
  
  “哎、哎呀……所以说才是做梦嘛,你快别说啦——”
  
  江月绫这会儿正掐着依梨的脸,不多时依梨的电话便响了起来。
  
  “你等一下啊……喂?爸呀?我?我……我在医院啊。回去?月绫住院着呢,我回去干啥……”
  
  “你还是回去吧,依梨,毕竟是你和苏墨新婚的日子……”
  
  江月绫话音刚落,路小柔的手机也响了起来,这是苏妈打来的电话。
  
  “喂……是苏阿姨呀,苏墨哥哥?他啊……他可能出去买早点去了,电话联系不上吗?嗯……我待会儿再联系一下。要、要过来?”
  
  “你过来做什么啊!”
  
  夏依梨在一旁嚷嚷起来,“我这边照顾就行了,你们带着亲戚们玩不就好吗,阿墨又不是不给报销。哎……哎什么?我不回去你就一定要过来?没必要啊!月绫都在旁边听着呢……”
  
  “要、要过来的话,我不知道苏墨哥哥——额,好……那个,我让依梨姐——”
  
  路小柔就算和苏妈关系再好最多也只到干女儿的程度,和依梨这个正牌媳妇儿没法比,眼下苏妈嚷嚷着要过来探望月绫,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只是可怜巴巴地把手机递到依梨面前。
  
  “依梨姐……苏阿姨要跟你说——”
  
  依梨可以在自己的父母面前撒娇任性,但是公公婆婆这些咱爸咱妈就不行了,甚至连电话也得立刻去接,要是刚结婚就一副我行我素的样子,以后和公公婆婆估计就变得更难相处了。
  
  于是依梨直接过分地挂掉了亲爹的电话,接着对电话那头的苏妈柔声说道:
  
  “喂,妈……我是依梨哦,怎么了吗?嗯……要、要过来探望月绫呀?不用了吧,我和苏墨小柔在这边照顾着呢,月绫她也说她自己要好好休养……”
  
  喂……我、我什么时候说了!!!
  
  江月绫是很想反驳的,因为依梨这话就像在说月绫不想见他们一样,江月绫还是想着要跟苏墨父母搞好关系的,不然绫宝没有爷爷奶奶也很可怜——但眼下情况比较麻烦,如果让家长过来的话,一问病情,要是问出点什么来,那可就……
  
  “已、已经到医院了?”
  
  夏依梨难得的露出了失态的惊恐表情,不过很快她就恢复成了原来的姿态,“这、这样啊……那、那就过来看一下吧,病房在住院部大楼1902,我、我过去接你们吧?啊,不用呀?嗯,好……那就待会儿见啦,妈咪拜拜,mu——a,爱你哟!”
  
  夏依梨笑着和苏妈打完了电话,接着整个人很快就陷入了呆滞的状态。
  
  “依梨你好恶心哎……还有你怎么就这样把我卖了啊……塑料姐妹情!”
  
  “我、我有什么办法啊……人家可是我新肝出来的妈妈呀,肯定要搞好关系的啊……”
  
  夏依梨眉头紧锁,思前想后,突然她灵光一闪,最后决定将月绫摁倒在床上。
  
  “你只要装睡就行了!装睡的话他们说不了太多话的,苏墨现在又不在,估计一会儿就走。”
  
  “真、真的一会儿就走吗?我怎么觉着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说起来,苏墨哥哥到底去哪了……怎么电话也不接……”
  
  “这个时候最好指望他先别回来,不然他妈妈肯定要拉我们回去。不幸中的万幸是,还好月绫的爸爸妈妈没有联系过来,不然的话他们作为直系亲属,要查看病历,那岂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你说这话我可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哎呀,你别委屈了,说不定你爸妈只是觉得你估计在我家玩嗨了,对你们发生的事情根本不知情呢。”
  
  “哪有在别人新婚之夜里跟新娘新郎玩嗨了的啊……你们都不洞房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