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 第二百二十七章 无垢金仙大圆满

第二百二十七章 无垢金仙大圆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有人说,这世上有的痛苦,就像是花钱,越花越痛,痛完了就是爽。
  
  很抱歉,云苏以两次亲身感受证明,实际上不是这样的。
  
  现在自己的真实情况,其实是一直痛,而且越来越痛。
  
  “来了,又来了,第九百八十五次了……”
  
  云苏是一个乐观的人,在前几次碎体而溃,接着又化血站起来时,他甚至带着一些不该有的轻视。
  
  不就是痛吗,三年雷劫把贫道劈成了灰,贫道最后全靠颜值撑着信念,以最后一滴金血重生,都扛下来了,还怕你这种程度的肉身炸裂?
  
  实际上呢?
  
  原本十息炸裂一次,到了后面,道行和法力如同窜天猴一样狂飙猛进,云苏甚至都产生了一种错觉,觉得到了后面,应该能坚持数十息甚至是更久而不死。
  
  结果,到了第一百七十一次的时候,云苏发现,十息炸裂已经变成了五息时间就炸裂一次。
  
  “似乎,随着我实力在飞涨,这泄洪口也越来越大了……”
  
  在作死自虐这条道路上,虽然云苏一直靠着颜值孤独前行,但从未让自己失望过,五息一次肉身炸裂没过多久,就变成了一息一炸裂。
  
  “天……嘭……”
  
  “啊……嘭……”
  
  “老……嘭……”
  
  “子……嘭……”
  
  对,就是这样的频率,正常情况下,一句自言自语都说不完,一个字来一发,快到什么程度了呢,快得让云苏背皮发麻。
  
  这神特么的速度啊,要是没有学会化血神通,心随意动,在真正死亡之前那么一点千钧一发的奢侈时间,自动化血复原一次,这次的四百万年寿元就绝对是丢水里了。
  
  没有化血神通斩断了死亡流程,活生生把云苏从死亡前的一刹那拉起来,满血复原,如果真死了,就只有靠长生云台复活。
  
  那可是需要付出很大代价的,具体是什么代价,云苏虽然还没死过,不得而知,但想来不会简单。
  
  按照这四百万年寿元转化的无穷伟力,怕是死多少次都不够的,那可就是作死到了无底深渊了,得付出多么惊天代价才够。
  
  现在的情况,就是逆天改命,一息改一次。
  
  “不行,不能感谢那域外魔头,老子和他正邪不两立。那就感谢天狐帝尊把这厮轰到了乾元大世界吧,没有化血神通,怕是真要在逍遥天仙境界再苟数万年甚至数十万年,然后继续在无垢金仙的境界再苟更长的时间……”
  
  云苏此时下定了一个天大的决心,下次在作死边缘疯狂试探的时候,一定要再谨慎一点,不然可能真要阴沟里翻船,自己把自己坑死了,自己嫖了自己的首杀。
  
  化血神通不但可以化出千万分身,甚至还可以滴血重生,云苏现在每次肉身崩溃虽然还没死,但每次复原后的真身还是有些虚弱的,需要一点时间来恢复。
  
  但是,眼下这一息一次的肉身崩碎,完全没有给他任何的时间去恢复和调整。
  
  那就只能,将就一下了。
  
  痛苦,无穷尽的痛苦,随着真身越来越虚弱,整个人就感到越来越痛,最后已经达到了上次在天雷之下被劈成飞灰的那种痛苦了。
  
  那一次,之所以能够留下最后一滴金血,主要是因为那天雷之中,对云苏而言,威力最大的不是雷霆之力,而是雷劫中的天罚规则之力,恰恰这是云苏的长项,最终对抗的结果,就是尚存一滴金血。
  
  然而,这次,也许是计算错了某个环节,导致四百万年寿元通过嫁仙神功获得超乎想象的成果,这就好像凡人站在大坝之下的危险是一样的。
  
  三五斤水,三五百斤,倒在人身上没多大问题,但一旦站在大瀑布下,甚至是大坝下,上面正在泄洪,就有大问题了。
  
  云苏现在面临的就是这样的危险,每一息时间好像都有数年,数十年甚至是数百年的修行成果在涌入进来。
  
  “到底转化了多少,逍遥天仙境界,居然已经圆满了……”
  
  云苏顾不上激动,一息一炸,连感悟和巩固境界都来不及,就在反反复复的炸裂,复原中,先是闻到了一股异香袭来,这是老套路了,在成就地仙和天仙时就有类似的经历。
  
  然而,异象还没有停,当整个偌大的室内道场禁地都充斥满了这种已经凝如实质,如同浓雾的异香之后,只见一道金光乍现,好像是从虚空中而来。
  
  那金光中仿佛带着天地间的许多规则之力,硬生生抢在了一息一炸的短暂空隙里,劈在了云苏的身上。
  
  “呜……”
  
  云苏早已经痛得道心麻痹了,这种肉身碎裂,不是说你施法就能躲开的,和五识,痛觉以及神经都没有多大关系,而是直指道心一样,无论你处于什么状态,身在哪里,都能感受到疼痛。
  
  然而,这金光却尤其霸道,硬生生将云苏的肉身塑造成了金人一样,黄橙橙的,犹如一座显灵的太古神像一般,散发出比那朝霞更醉人,比晚霞更唏嘘的金黄色光晕。
  
  那光晕中,似有人低语,似有人唏嘘,似有天女散花,又似有神兽漫天。
  
  地仙和天仙境界如果说还是肉体仙躯,这忽然之间成就了无垢金仙仙,被那虚无中的神秘金光一照,就塑了无垢金身,仙意盎然,神气氤氲。
  
  眼前虽然有成百上千的异象,也有许多晦涩难明的天地规则,即便是云苏这样见多识广,也基本都是不熟悉的,由此可见,天地之精妙,大道之玄奇。
  
  但唯独这金光,云苏是看着最受触动的。
  
  “咚咚咚……”
  
  来自五千多万鬼魂的磅礴怪力,像是受到了巨大的鼓舞一样,轰然撞向了这金身,一时间犹如敲响了天钟一样,嗡然作响,振聋发聩。
  
  “无垢金身一身轻,总算是不枉费炸裂了千多回,也该停了吧。”
  
  果然,由于半路凝聚了无垢金身,踏入了无垢金仙之境界,金身足足抵挡了百息时间,然后让云苏一点儿都没有失望,前赴后继的惊天伟力在撞响了一百次金身后,那来自嫁仙神功的无穷伟力,再次敲碎了金身。
  
  “上善若水,来吧……”
  
  云苏也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继续炸裂。
  
  无垢金身的炸裂,那种痛苦和天仙时还有些不同,天仙境界时,炸裂开来的时候,那种痛苦像是撕棉布一般,滋啦一声,棉线有的地方还连着,痛的不干脆。
  
  而现在,新的痛苦就像是抱起一个琉璃瓶,摔在地上,打的粉碎,每一片琉璃都被瞬间粉碎成了最小的微粒。
  
  这种感觉,痛的倒是干脆了,但却痛的很揪心。
  
  两种痛苦,就像是刀子割一下,和针扎的区别,前者是痛的嗷嗷叫,后者是揪着心痛。
  
  不过,好消息是,法力和修为还在暴涨,完全停不下来的节奏。
  
  “是了!逍遥天仙境界时的寿元,和先前化神时的寿元,怕是也有区别的,又或者,还是我低估了四百万年寿元,而更执着于作死,非要拿出了全力……”
  
  云苏估计,正常情况下,有多次游历太虚各个世界的经历,再有先天宝物在手中,四百万年别人或许修不到无垢金仙后期,但自己一定是用不了那么久的。
  
  “也许,按部就班地修炼,短则数十万年,长则一百万年就能到达无垢金仙大成,可如今却一口气用掉了四百万年寿元,挥霍大了……”
  
  云苏一边痛苦着,一边暗忖,这次组织五千多万鬼魂修炼嫁仙神功的大练功,其实存在很多变量,首先帮助自己练功的人从万人规模,变成了五千万人的规模,这个人数上就是之前的五千倍,实际效果就不好估计了。
  
  另外还有一个变量,就是这一个月以来,那些铆足了劲竞争的白衣鬼奴们,到底取得了多大的成果,把这些鬼魂训练到了什么样的协同程度,这些都是很难精准定量的。
  
  最后是关于天仙境界时,四百万年寿元到底是不是和十来万凡人加起来的四百万年寿元一样,这是一个问题。
  
  云苏曾经听过一种很诱人的假设,只要你有本事,从每个天下人兜里取走一个铜钱,你就能成为这个世上最有钱的那么一群人。
  
  换成这件事,四百万年寿元,如果不考虑质量问题的话,也就是从十万人身上,每个抽走四十年。
  
  那如果是百万人,千万人,一亿人呢。
  
  正常情况下,云苏绝对不会做这做事情,毕竟,假设南部三洲有千百亿人口,每人身上取一日寿元,都是恐怖的难以想象的。
  
  痛苦,把云苏从遐想中拉了回来,让他好好安静一下,继续炸裂,继续痛。
  
  两千次……三千次……
  
  也不知道炸裂了多少次以后,云苏觉得又像之前天仙境界时那样衰弱了。
  
  这化血神通每次化血复原时,真身就会弱那么一丝,而死多了,就会变得越来越弱,导致痛苦加倍,炸裂的越来越快。
  
  他强行运起神念,发现时间过去不是太久,原本因为炸裂的次数多了,搞得有点不分岁月,这才安心下来。
  
  如果时间过去太久了,他是有可能强行掐断这次大练功,不顾代价止损的。
  
  他忙着炸裂,可苦了坐在下方巨大广场中的五千万鬼魂。
  
  法坛上的那位高人,已经没有踪迹了,但却显然没走,因为没过多久,那里就传来了各种异象,好像有电闪雷鸣之声,又像有灭世山洪在狂奔,总之各种诡异莫测的异象,但就是不见人出来。
  
  ……
  
  转瞬,便是一年过去了。
  
  云苏心念一动,又现身在了法坛上,从表面完全看不出来,他是刚刚经历了一年自虐酷刑,天仙肉身碎裂和金仙之躯碎裂加起来达到了数十万次之多的倒霉鬼。
  
  那种痛苦虽然已经停了,但却令他现在还记忆犹新,浑身止不住的颤栗,就像是痛成了条件反射一样。
  
  当然,收获之巨大,更是远超预期。
  
  他甚至到现在都还有点惊喜式的哆嗦,故意处理眼前的事情,而不愿意马上去触碰那一份能令他原地踏歌而舞的天大惊喜。
  
  “收!”
  
  云苏看了下,大约还有一万年的寿元尚未转化完全,他也不小气,最后将这剩下的一点嫁仙成果收在了掌心,都是一些法力金果和道行金果,然后捏碎了大部分,撒入五千万鬼魂中,让他们一起分了。
  
  “诸位练功有方,修炼有功,辛苦了。这些是苏某给大家的一点点谢礼,阳光普照,不成敬意,人人有份。”
  
  云苏拱手抱拳,微微行了一礼。
  
  随着他话音刚落,大量的法力金果和道行金果还有一些难以言明的玄妙之物,都化作一阵春风,吹向那五千零一万鬼魂,真正是人人有份,不多不少,均分的。
  
  “啊!我,我的身体……”
  
  “苍天啊,我,我又能摸到我自己了。”
  
  “你,你特么摸的是我。”
  
  “多谢仙长,赐下鬼体。”
  
  “多谢仙长,赐予鬼体。”
  
  很快,在白衣鬼奴们的带头下,五千万鬼魂一起齐刷刷地拜倒在地,以头抢地,轰轰烈烈地叩头谢恩起来。
  
  在白衣鬼奴和一些已经踏入鬼修门槛的鬼魂提醒下,他们都惊讶地发现自己得到了一副凝实的鬼体,这意味着什么,朝轻了说,等于是阴寿大涨,朝深了说,这些鬼魂的单个实力相比之前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