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相爱两相厌 > 第39章:永远别出现

第39章:永远别出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邹颜:“我一定要找人打断他的腿!这是人说的话么?这种话怎么好意思说出口?他是不是觉得自己长得好看,就能为所欲为了?所有女人都得拜倒在他的牛仔裤下面,被他踩着自尊心,还得跪舔他,求着他?”
  
  “他是不是觉得全世界就他一个男人?”
  
  袁鹿垂着眼,她说的每个字每一句话,都像是鞭子抽在她的身上。
  
  邹颜看向她,胸口剧烈起伏,正欲开口,袁鹿猛然转身,冲进了房间,把门锁死。
  
  邹颜追上去,用力拍门,“你给我出来,把话都给我说清楚,别当缩头乌龟。这破男人的话都说到这个程度了,你还想自欺欺人么?昨天是在外面,不管怎么样我也得帮着你,现在在家里,就我们两个人,你把话给我说明白,到底是什么情况?是你自己找上去挖人墙角,还是他骗你了?”
  
  “当然,不管什么情况,都是他的错,他这么对你,我肯定帮你报仇。就算不打断他的腿,我他妈也一定要找人教训他!”
  
  她说完,等了一会,里面的人一点动静都没有。
  
  “你不出来是吧?好!我现在打电话,立马叫人。我想起来了,他现在是在兴发律师事务所是吧,我要让他狗爬!”
  
  邹颜拿了手机,翻出温继的号码。
  
  看了看紧闭的房门,直接拨了过去。
  
  “温继……”
  
  袁鹿猛地打开门,几步上前把她的手机抢走,看了一眼,才发现根本没打。
  
  邹颜瞪她一眼,拉开椅子坐下来,“说吧。”
  
  袁鹿把手机拍在桌上,“我不想说,我一个字都不想说。你就当做没听到没看到,能不能给我留点面子?”
  
  “你想要留点面子,得是你自己给你自己留面子。昨天在酒吧不丢人么?”
  
  “那你想让我说什么?”
  
  “好,你不想说我不勉强,那我问你,你之后准备怎么办?”
  
  “我不知道,你现在别问我问题,我什么都不知道。”
  
  “行,我帮你决定了,找人打断他的腿,让他知道,你也不是那么好惹的人!”
  
  这时,她的手机响起,来电是陈萌。
  
  她忙接起来。
  
  “我下飞机了,你给我地址,我过去找你。”
  
  袁鹿看了邹颜一眼,“我来接你。”
  
  “也行吧。”
  
  挂了电话,袁鹿说:“我闺蜜来了,我要去接她。之后我跟她住一块,我的事儿,你就不要管了。也不要找人去打人,我知道现在的姑父很厉害,是个大老板,有钱有势,真有事儿他会帮忙。可这件事闹大了,对我有什么好处呢?”
  
  “老实讲,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变成这样,他以前不是这样的。高中的时候,他不是这样的。”
  
  邹颜叹气,“他都说那样的话了。”
  
  袁鹿垂着眼,“我听到,字字句句都记着。如果他一直是这样的人,我根本不可能跟他在一起,可他以前真的不是这样的……”她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眼泪又掉下来,“我现在只会比你更生气,我心里比谁都难受,都痛苦,你能明白么?”
  
  她深吸一口气,擦掉眼泪,“我现在去机场,你这边有口罩么?我戴个口罩。”
  
  “我跟你一块去。”
  
  “不用了,你别因为我耽误了工作。”
  
  “鹿鹿,我不会笑话你,我也不会把这件事告诉别人。你也知道了,自从我妈离婚,我跟我妈都不太回去,也根本不会去嚼舌根。其实我能理解你的心理,我妈的事儿,他们没少在背后嚼舌根吧?”
  
  “没有。”袁鹿否认。
  
  邹颜这会也慢慢冷静下来,吐了口气,说:“你要知道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别想着过去了,你想想我爸,以前还不是公认的好丈夫,结果呢?还不是说变就变了。”
  
  袁鹿垂着眼没说话。
  
  邹颜也不再多说,去给她拿了一次性的口罩。
  
  袁鹿换了身衣服,整理好头发就要出门。
  
  邹颜:“不吃饭了?”
  
  她摇头,“不饿。”
  
  邹颜不勉强,拿了几个法式小面包塞进她包里,送到门口,“有事打电话。”
  
  “好。”
  
  袁鹿戴好口罩,出了门。
  
  她站在电梯前,等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还没摁键。
  
  到了楼下大堂,江韧就站在门口,还没走。
  
  她一眼就看到,他转头的一瞬,袁鹿下意识的躲了起来。
  
  她站了一会,探出头去,他还站着,不知道在等什么。她又等了几分钟,见他没有要走的架势,她也等不住,扯了扯口罩,低下头,疾步朝着外头走。
  
  迅速的从他身边经过。
  
  “袁鹿。”
  
  就算她现在换了衣服,还戴了鸭舌帽,遮遮掩掩的,可他一眼就看出来了,都不需要分辨。
  
  袁鹿没停,当做没有听到,他越叫,走的越快。
  
  可还没走远,就被拽住。
  
  “你跑什么?”
  
  袁鹿看他一眼,挣扎了下,没说话。
  
  江韧伸手想去摘她的口罩,袁鹿迅速捂住,只瞪大眼睛看着他,偏是一句话都不说。
  
  “你脸上的伤,怎么来的?”
  
  她不语,仍只是瞪着他,黑白分明的眼睛,似是在控诉他的无情。
  
  “说话。”江韧没来由的烦躁。
  
  袁鹿不想说话,她真说了,他怕是又会用极恶毒的言语攻击她,羞辱她。
  
  他带着火气,并不冷静。一个人生气的时候,就会口不择言,什么难听话都能说得出口,专挑了对方受不了的去攻击。
  
  她是个吵架嘴拙的人,吵架只会让自己受气。
  
  所以她不想说。
  
  但江韧并不放过她,抓着她手腕的手很紧,似是要捏碎她的骨头。
  
  她有点受不住,眉头紧紧皱起来,“放手。”
  
  “肯说话了?”
  
  “我不知道你想让我说什么,现在的你,有什么话是能够听进去的?我脸上这个伤是怎么来的,还需要我亲自说么?”
  
  “你的意思是景菲弄的?”
  
  袁鹿摇头,笑了笑,“不是,不是她弄的,是她朋友来找我麻烦,我姐为了维护我,跟她大打出手,两个人打架的时候,我上去劝,不小心被抓到的。你以为我会说是她弄的?”
  
  “我真要跟你告状,也不是现在。如果不是今天来,我根本就不会说。我反倒是没有想到,她会倒打一耙,我更没想到,你会相信,相信我会找人去打她,我要是那么有能耐,你现在就得跪在我面前求我!”
  
  江韧:“你没能耐?你现在有的是能耐,身后有的是人罩着你。沈蕴庭不就是你的裙下奴?你那表姐刚不是给我放话了?我刚才还觉得可能我错怪了你,现在我倒是怀疑,这脸上的伤,是不是你自己的手笔,是知道我要来兴师问罪,故意想装可怜。”
  
  袁鹿紧紧抿着唇,嘴里全是酸涩的滋味。
  
  她哼笑了声,什么也没说,转身就要走。
  
  江韧:“去找沈蕴庭吧?你确实有这资本让我跪下来求你,女人总比男人容易,更何况你功夫了得。”
  
  袁鹿的脚步一下子收住。
  
  可真是句句诛心。
  
  她深吸一口气,本想就这么走掉,可终究是忍不了。忍不了他这么羞辱她。
  
  那一巴掌挥出去的时候,她已经被怒火烧红了眼,她压着嗓子说:“你说这些话有意思么?”
  
  她这一巴掌铆足了劲,带着她的愤怒。
  
  脸颊火辣辣的,江韧用舌头顶了下腮帮,摸了摸下巴,目光凉凉的盯着她。
  
  这时,外头停下一辆车,沈蕴庭从车上下来。
  
  他眯了眯眼,哼笑,“巧了,你的恩客来了。”
  
  “江韧!”
  
  江韧冷冷瞥了她一眼,什么都没有再说,从她身侧走了过去。
  
  袁鹿转过身,正好就看到了朝着她过来的沈蕴庭。
  
  江韧没看他,径自朝着自己车子的方向走去。
  
  沈蕴庭走到袁鹿身边,顺着她的目光看了看。
  
  这会,江韧已经走到车边,拉开门,坐进去前,回头朝着他们看了看。
  
  沈蕴庭双手背在身后,背脊挺了几分,露出浅浅笑意。
  
  袁鹿这会在气头上,看到他回头,几乎没有多想,一把抓住了沈蕴庭的手臂,“走。”
  
  坐上沈蕴庭的车,袁鹿扯了一下口罩,直接盖住了整张脸。
  
  车内安静,能听到她乱掉的呼吸声。沈蕴庭坐在旁边,拍了拍驾驶位,示意司机下车。
  
  他从后面拿了纸巾盒,放到她手里,不多问,也不多言。
  
  她努力忍着,左手用力捏着右手手腕,许是太过用力,血液不流畅,整个手慢慢变红发紫。
  
  沈蕴庭无声抓住她的手,一点点掰开她的手指,而后搓了搓她的手。
  
  袁鹿这会沉静在自己的痛苦中,已经没有其余心思去管其他,她的怒火慢慢转变成无尽的悲痛,难受的什么都不想做,就只想一个人待着,什么都提不起劲头来做。
  
  沈蕴庭看她慢慢平静下来,便拿掉了罩在脸上的口罩,看到她脸颊上的抓痕时,面色沉了沉,“怎么弄的?”
  
  袁鹿挥开他的手,揉了揉发涨的脑袋,想要下车。
  
  沈蕴庭把人摁住,“你要去哪儿,我送你过去。”
  
  她不说话,也没再动。
  
  手机震动,她看了看,是陈萌发过来的微信,【到哪儿了?】
  
  她这才稍稍打起来精神,回道:【你先找个地方坐会,我过来还要些时候。】
  
  回复完,她抽了纸巾擦了擦眼泪,从包里拿出个小镜子,看了一下自己的样子,眼睛肿肿的,她理了理头发。重新戴上口罩后,看向沈蕴庭,说:“不好意思,我刚才气昏了头,利用了你一下。我还有事儿,先走了。”
  
  “没关系,你愿意利用我也不算什么坏事儿。我接下去正好空,你要去哪儿,我送你过去。”
  
  “不用了,我想自己去。”她推开车门,“再见。”
  
  沈蕴庭微笑,没有应声。
  
  袁鹿关上车门,江韧早就开车走了。
  
  她朝着地铁站走。
  
  司机瞧着她走远了点,才上车。
  
  “沈总。”
  
  沈蕴庭摸了摸腕表,“你身上有零钱么?”
  
  “有。”
  
  “给我。”
  
  司机直接把钱包递过去,沈蕴庭打开,将里面的零钞都拿了,“自己记着,报到财务那边。”
  
  他说完,就跟着下车,朝着袁鹿的方向跟着过去。
  
  这一路,沈蕴庭就只是不远不近的跟着。
  
  这边到机场,只要转三趟车就行,路线还算简单。
  
  期间,袁鹿几次把口罩罩住脸,估计是情绪控制不住,就只能这么挡着。
  
  抵达机场站,这一趟车人很多,袁鹿站了一路,快到的时候,大部分人都往门口移动,袁鹿没动,抓着扶手,却还是免不了被挤。她心思涣散,注意力不集中,就像一滩烂泥,若是倒下了,估计就起不来了。
  
  在她被挤得不行的时候,沈蕴庭走过去,站在她的后侧,帮她辟出一点点空间。
  
  好一会,她才反应过来,回过头,就看到他。他正帮个老伯伯拿东西。
  
  车子已经停了,门跟着打开,乘客陆续往下走。
  
  袁鹿:“你怎么在这里?”
  
  沈蕴庭把东西递给老伯后,回头,“不是跟你说了,我下午没事儿。好久没坐地铁,重新体验回味一下。”
  
  袁鹿笑了下,跟着人朝门口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